如果我要拍一部青春偶像剧

02/20/2017

故事大纲会是这样的:

A是个爱好摇滚的中学生,和他的同学B,C,D可能还有E 一天到晚讨论音乐和各个喜欢的乐队。但是他们几个都活在一个学习比其它任何东西都重要的环境里面。但是ABCDE还是会抓住一切有限的机会去接触音乐,包括到学校附近的一个商场的地下一层去淘打口CD(对,这个故事发生在21世纪初,十几年前,人们还在听CD的日子)。其中一间打口CD店的老板(30来岁)和ABCDE比较投契,之间的对话逐渐从买CD讨价还价,发展到音乐,发展到生活。

ABCDE几个有个梦,就是组个乐队然后在学校演出,在现实的环境下,似乎很难实现。CD店老板知道了以后,愿意做他们的音乐导师,教他们各种乐器和演出技巧。经过进一步的交流,ABCDE发现老板原来是个背后有点故事的男人,跟普通的卖打口CD的人不一样,但是具体是什么故事就一直没搞清楚。学校有一个音乐比赛,ABCDE觉得这是毕业之前作为乐队上台表演的最后机会,于是加紧排练,但是也因此影响了正常的学习。他们的班主任(女,30来岁,很漂亮那种,故事里会穿插很多ABCDE对她意淫或者手淫的桥段)发现了ABCDE的这些异常的行为,辗转发现了打口CD店这个学校外的据点。当老师遇到打口CD店老板的时候,发现他们原来是认识对方的,当年还曾经有一腿。

原来当年CD店老板是个风流人物,是一个小有名气的乐队主唱,而老师当年是这个乐队的经纪人兼老板的女朋友。后来当乐队如日中天正要进军主流的时候,老板那个本来不支持他玩乐队的老爸中风(也可以是其它疑难杂症,总之很难治很花钱而且需要人照顾)了。本来老板已经跟他反目不相往来但是也在这个时候决定停止乐队的活动全身心照顾老爸,并且因为怕耽误了女朋友的前程,跟老师断绝了来往,玩失踪,一玩就快十年。老板的老爸后来还是挂了,老板花光了玩乐队的积蓄,青春不再,并且没有一技之长,只能沦落到商场地下一层卖打口CD。而老师也因为老板的失踪而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在家人的帮助下振作起来以后,找了一份比较稳定的职业,当中学英语老师。

回到现在时,ABCDE继续在学校和乐队排练当中挣扎,老板和老师之间也一直纠缠不清。乐队当中主要的矛盾肯定就是小朋友之间的屁事,音乐方向有争论,有人出风头,有人看着不顺眼,有人之间多了一个女生,有人对乐队的安排不满意,反正就一直吵一直闹,但是一直在进步。老师和老板之间肯定也是诸多故事,吵架,指责对方,男的说我这样做是有原因的,女的说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最后学校音乐比赛到来了,乐队在排除万难以后终于成功上台演出。虽然音乐不为台下众多期待流行唱跳组合的臭中学生所接受,遭遇冷场,并且被学校领导严厉批评传播非主流音乐,像小流氓一样,ABCDE还是觉得实现了一大梦想,死而无憾,留下了激动的热泪。然后打口CD老板因为因为贩卖盗版音像制品而被城管抓,和城管拉扯过程当中失手打死了三个,被警察抓去坐牢,终身监禁。班主任知道以后,伤心透了,出家当尼姑。

全剧终。

想写点什么

12/28/2016

当年一日写几篇,现在几乎一年都不写一篇。从一开始写博客到现在也超过10年了,人越大,想的事情越复杂,不敢随便把想法写下来了。怕被别人笑,也怕被自己笑。

我的女儿去年出生了,现在一岁多。我给她取名作林菲。“菲”这个字的灵感来源是《京华烟云》,“……木兰的弟弟的名字是“阿非”,表示“过错”,或是“不对”,和苏东坡的儿子名字叫“过”一样。但是他父亲起这个名字“非”,是陶渊明《归去来辞》上“觉今是而昨非”的意思,是觉悟的意思。木兰的父亲也告诉过她有所谓雅人之俗一事。在人生各方面,人会由常人之俗进入雅人之俗。只有少数人能脱离雅人之俗,而回到俗人之淳朴自然……”。 我取“明辨是非”中的“非”,希望我的女儿能够有自己独立的思维,是个敢说“不”的人。然后因为是个女儿,而且属羊,于是用了“菲”这个字。

“菲”这个名字还有一个妙处,它在粤语,普通话,英文(Fay)里都是同一个发音,很适合我这个家庭的客观环境。

我对这个“菲”字十分满意,特别是在三种语言里发音都一致这一点。而且Fay在英语中也真的是个名字,不是那些从小学英语词汇里随便造出来的英文名。这个名字实在太好了,好到让我有点尴尬,因为接下来家里第二个小孩出生了以后,未必能够找到这么好的名字。想要满足发音在三种语言里都一样,其实也不难,“冬”可以,“瓜”可以,“冬瓜”也可以。但是我的小孩叫做林冬瓜的话,估计小孩和家人是要恨我一辈子的。

目前我能想到的是一个“奔”,英文名是Ben,跟老大的名字合在一起还可以是“飞奔”组合。但是这个名字就只能给男孩子用,如果老二是个女孩的话,叫Ben也是耽误她一辈子的事情。

向左宗鸡致敬

07/24/2015

最近看了一部纪录片,片名叫做The Search for General Tso。这部记录片主要是在追溯一道叫做“左宗棠鸡”(简称“左宗鸡”)的美式中餐的来源。

左宗鸡,是一道在美国最受欢迎的“中国菜”。说它是中国菜,是因为基本上每一家中餐厅里面都会有这一道菜,而且基本上这道菜只会在中餐厅里面出现;给中国菜三个字加上双引号,是因为这道菜在中国几乎没人听过和吃过,只在外国的中餐厅里出现。美国人很喜欢这道菜,觉得这是最好吃的中国菜,见到中国人会称赞说你们的左宗鸡很好吃,中国人则会表示从来没听说过这道菜。

什么是左宗鸡呢?就是鸡腿肉用油先炸过,然后在锅里把微辣的酸甜酱煮开勾芡,加入鸡腿肉翻炒上色入味,装盘的时候再加上一些蔬菜装饰。我本人心中对这道菜的另外一个注解基本上就是把咕咾肉中的猪肉换成鸡腿肉。

这道菜给大家带来最大的疑问就是,它跟左宗棠到底有什么关系。我自己也一直觉得这个问题很有意思,也听过不同版本的答案。终于,这部纪录片给了大家一个完整的答案。

首先,这道菜的发明者叫做彭长贵,是一个中国人。他是一个湖南人,当年在国民党里面给高级的官员做菜,是一个很有名的湘菜大师。49年以后,他跟随国民党迁往台湾。他在台湾开了一家湘菜饭店,颇受国民党高官亲睐,在60年代左右,他发明了左宗鸡这道菜。在为这道菜起名的时候,他想起了左宗棠。左宗棠也是湖南人,是清朝的大将军,是彭长贵敬重的人。于是他把这道菜命名为左宗棠鸡。所以左宗鸡其实是一道正宗的中国菜,一道在台湾诞生的湘菜。当然了,当年正宗的左宗鸡味道跟如今的美式左宗鸡味道差很远,美式的比较甜,而正版的则侧重于咸酸辣几种味道。

最开始,这道菜只在台湾流行,一直到70年代,才由一位姓王的厨师带到美国。这位姓王的厨师本在纽约一家很受欢迎的中餐馆Shun Lee做主厨,后来为了丰富餐厅里的彩色,到台湾去采风。他尝过彭长贵的左宗鸡以后,觉得这是一道很适合加以改良后传到美国的菜色。于是回到纽约以后,这位王大厨开始在他的餐厅里推出改良过后更加突出甜味的左宗鸡,结果大受欢迎,风靡全美。彭长贵本人在台湾听说了这件事情以后,心有不甘,于是也跑到纽约去开了一间餐馆,卖正宗的左宗鸡。可惜这个先机已经被别人占了,彭长贵的正宗左宗鸡终究还是敌不过盗版的,败下阵来,几年以后就关闭了他的饭馆回到台湾。

这部纪录片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部分,并不是介绍左宗鸡的由来的这一部分,而是中间一大段介绍大部分早期来到美国的华人是如何通过开中餐厅而努力在美国扎根的艰辛历程。纪录片其中讲了一个关于“腰果鸡”的故事。腰果鸡这道菜也是类似左宗鸡一样深受美国人喜欢的美式中餐。当年,有一位来自香港姓梁的厨师在佛罗里达的一家餐馆掌厨。有一天,一位来自密苏里州的医生来到了梁厨师的餐厅吃饭,结果立刻爱上了梁厨师的手艺。他问梁厨师愿不愿意跟他一起去密苏里州开中餐馆,梁厨师被这位医生的诚意打动,离开了佛罗里达来到密苏里州的春田镇。没想到这个春天镇里面住的美国人比较保守排外,对于从来没在这个镇里出现过的中国菜产生了相当大的抵触情绪。到后来这种抵触情绪甚至上升到了针对梁厨师新开的这家中餐馆,最夸张的时候,餐厅开张之前还被当地美国人扔过炸弹。就是在这么艰难的环境下,梁厨师坚持下来了,他把擅长的中餐根据当地人的口味改良,最后赢得了当地人的接受。他最引以为傲的一道菜就是腰果鸡。腰果鸡这道菜简单来说就是炸鸡块上面浇上酱汁和撒上腰果粒。实际的烹调肯定没我说的这么简单,反正这道菜风靡了全美国,受欢迎的程度甚至不输左宗鸡。这道菜有多受欢迎呢?麦当劳都震惊了,于是派人去梁厨师的餐厅,想要买下这道腰果鸡的菜谱。结果梁厨师不愿意卖,麦当劳就模仿着这道菜的味道,推出了我们如今都知道的麦乐鸡块(Chicken Nuggets)。

几个星期之前,我和我老婆到附近一家从来没光顾的中餐厅去吃饭。本来一心期盼能在这间中餐厅里面吃到比较正宗的中国菜,结果打开菜谱,发现满满的都是”假中餐“,就是那些迎合美国人口为改良过的彩色。正在我和老婆犹豫着要不要离开换另外一家餐厅吃饭的时候,说一口福建腔普通话的服务员来招呼我们,我们问她,这个餐厅有没有一些比较正宗的中国菜,她想了一下,说:“你们要不要尝一下左宗鸡?”我和老婆听完这句话以后,一边苦笑一边离开了这件餐厅。

那时的我心里面十分鄙视以左宗鸡这种迎合美国人口味的假中餐,然而前两天看完这部关于左宗鸡的纪录片以后,我对它们完全改观了。我们能够接受麦当劳肯德基必胜客在中国迎合中国人的口味推出的中式西餐,却为什么不能接受中国人在美国迎合当地人口味而改良过的美式中餐呢。左宗鸡代表着一种适应精神,每一个飘洋过海背井离乡的人都必须要有的精神。在美国的中国人占美国总人口的大概百分之一,我们在美国从事着各种职业,现在想一想,也许中国人最得心应手,在美国混的最好的行业,就是餐饮业。美国的每一个城镇,无论大小,都能找到中餐馆。如果有一个美国小镇里面只住着一家中国人,那这家中国人肯定是开餐馆的,而这家中餐厅里肯定会有左宗鸡这一道菜,并且是最受顾客欢迎的一道菜。适者生存,彭长贵坚持着自己原创的味道,结果输给了愿意为顾客调整的王厨师的左宗鸡。单从结果而论,煮着左宗鸡的中国厨师,在因地制宜这一方面做得比其他所有在异国打拼的中国人都要好。

向难吃的左宗鸡致敬。

通知

07/22/2015

我老婆怀孕已经七个月了,我们将会在今年10月份迎来我们的第一个小孩,一个女孩。

想送礼物的,请私下联系具体送礼方法,最好是送钱。

补一个通知,我已经结婚了,去年5月的事情。

想要送礼送钱的也赶紧跟我联系。

Postal Service

07/17/2015

美国有个乐队叫做Postal Service,由两个男人组成,出了一两张唱片。他们之所以叫做这个名字,跟他们的歌曲写作方式有关。乐队的其中一个成员有灵感的时候,把一些简单的样曲录下来,烤成光盘,寄给乐队的另外一个人。另一个人收到样曲以后,加入自己的东西,把歌曲丰富起来,再寄回给对方。寄来寄去,一首完整的作品就完成了。因为这种通过邮政服务的合作方式,他们就把乐队叫做Postal Service.

我今天在耳机里面听到一首Postal Service的歌曲的时候,想起了我和谢鸣在大学的时候做的一些事情。谢鸣在大学的时候学的是俄罗斯语,于是大二的时候被学校派去俄罗斯待了一整年。出了国才知道祖国好,谢鸣待的那个大学对上网流量有限制,每个月的网络流量少得可怜。基本上要是想要用这些流量上网看片打飞机的话,估计还没硬起来,这个月的流量就没了。

这对于谢鸣这个网络重度依赖者是很残酷的一件事情。

于是谢鸣只能找我帮忙。每个月,我都会帮谢鸣下载各种电影、电视剧、音乐、特别的电影和软件之类的,烤成光盘,然后跑去邮局寄去俄罗斯。我还记得那个俄罗斯的地址是用俄文写的,我无论如何都记不下来,每次都要对着谢鸣给的样本,对着一个个字符像画画一样把它们描在信封上。谢鸣对于文化产物的涉猎面很广,有一次我帮他下载的是一套叫做“豚鼠系列”的日本电影。据说那是人类电影历史上最恶心的系列,重口味中的重口味。我心智不够成熟,下载了以后忍不住,拖着快进偷瞄了几眼,几乎没看清几个镜头就已经快要吐出来了。现在想一想,觉得谢鸣在那个时候想要看那种电影,也没什么奇怪的。他这样一个年轻人,被祖国派到俄罗斯的一个冰天雪地与世隔绝的小城市里。身边只有几个能正常交流的朋友,在这么一个压抑的封闭的环境里,很容易会产生不健康的情绪,做一些不健康的事情。据我所知,不健康的事情他还真的做了不少。

当然,他也做了不少健康的事情,例如从俄罗斯回来以后,他还写了不少歌,弄成了一张专辑

前段时间,谢鸣做了一张十年精选专辑。专辑出来那天晚上,我眼中带泪地听着这些歌。谢鸣,你说那些日子已经过去了,你说我们已经被生活磨平了。我说,我不同意。也许我们对很多事情都已经失去了热情,也许我们已经不知不觉习惯了怀念过去,我们心中还是有一团火的。我们没有被生活磨平,我们只是把生活磨平了。

谢鸣,假如你还能感到心中的那团火,请你告诉我,当年我寄光盘去俄罗斯给你的那些邮费,你还给我了吗?

我要死得比你早

06/07/2015

早上9点半起来,看到我妈妈发给我的信息,外公去世了。

外公是我长大以来第一位去世的至亲。我的爷爷在我出生之前就离开了,所以第一次失去至亲,我的心情很难受。外公是一位很正直很和善的人,因为和他不住在一个城市,所以我在他生前和他一起度过的时光并不多。我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情是有一次去探望他的时候,爸爸买了一只烧鸡,我,爸爸,外公一起坐下来吃烧鸡。吃了几块烧鸡以后,我爸严厉的教训我,和老人家一起吃饭的时候,不能只挑大块的肉吃,要留给老人家,因为老人的牙不好,不方便啃骨头。我恍然大悟,跟外公道歉。外公没说什么,只是对着我慈祥地笑着。

刚知道外公去世的消息时,我第一个念头就是要给妈妈打个电话,但是妈妈没接电话。于是我又赶紧给爸爸打电话,爸爸说妈妈正在给外公首页,晚上都不会回家睡觉。爸爸的声音听起来也很疲惫,因为开了大半天的车从奶奶家感到外公家。他用疲惫的声音劝我不要伤心,然而我感到自己似乎并没有他们想象般的伤心,于是居然有一点点内疚。刚跟爸爸说完电话,妈妈就给我回电话了,她的声音很平静,她告诉我外公活了83岁,这几年一直病重,很难受,如今安静地走了,也是一种解脱。她也让我不要伤心,不要担心他们。我听得出妈妈的声音虽然平静,但是带点沙哑,她是哭过的。于是我也终于留下了眼泪,哽咽着跟妈妈说让她不要难过,替我安慰外婆。

我妈妈收到我外公病危的信息的时候正在我爸爸的老家跟我爸爸一起照顾我的奶奶。我奶奶前几天摔倒在家里,后脑磕在地上,留了很多血,还有脑震荡,大小便失禁。我妈妈于是做大巴去外公家,我爸爸随后也开车赶过去。结果外公没有撑到我妈妈赶回家,先走了一步。但是妈妈后来告诉我,她回到家的时候,外公的手还是温暖的,柔软的,直到我妈妈在他耳边说完了告别的话语,他的手才慢慢变冷,变硬。

我后来想到,我的眼泪是为我妈妈而流的,是为我的外婆而流的。对于外公的离去,大家也许都有了心理准备,毕竟他这几年已经急救过好几次,好几次都被医生从鬼门关拉回来。但是我觉得再有心理准备,他的离开,都会在所有的亲人心中留下一个空洞。对于我,这个空洞也许不会太大。但是对于我的妈妈,这个空洞是巨大的,对于我的外婆,这个空洞也许比现实还要大。一想到我的妈妈和外婆接下来要和这个空洞一起生活,我就感到很难过。后来,我把外公去世的事情告诉了老婆,也跟她说了我替妈妈和外婆感到难过的事情。她跟我说,这种感受真的很痛苦,她说以后她不希望做后死的那个人。我表示同意,我也无法想象那种感受,我要死得比你早。

最后一次见到外公是三年前,回国的时候我去探望他。他那时候身体已经很差,但是还是坚持做一些手工活,寻找生活的乐趣。他托朋友找到一种叫做降龙木的木材,用小刀把木料雕刻成一个个木雕,挂在家里的每一个角落。这些木雕后来多到家里放不下了,他就送给身边的亲戚朋友。我那年去谈完他的时候也拿了几个这种小木雕,回到美国以后把它们挂在车子的后视镜下面。前两年换车了,我把这个木雕也换到新车上,以后也会换到下一辆车上。我那时候问过外公,这个木雕的形状代表什么,他也说不出来,只是纯粹雕出了一个形状而已,没有任何象征意义。如今我看着它,我想起了我的外公。对于我,它象征着生命。

2015-06-07 14.42.19

Bell’s Beer

01/02/2015


via Instagram http://ift.tt/1wKhtZT

December 29, 2014 at 05:16PM

12/29/2014


via Instagram http://instagram.com/p/xNQFn7Nlr4/

December 27, 2014 at 04:59PM

12/27/2014


via Instagram http://instagram.com/p/xIEpzGtltw/

我一直为找不到一个好看的wordpress主题而烦恼

05/08/2013

所以很少写博客。

← Previous Page
13 visitors online now
10 guests, 3 bots, 0 members
Max visitors today: 43 at 06:17 am UTC
This month: 85 at 06-06-2017 11:42 am UTC
This year: 120 at 02-12-2017 04:19 am UTC
All time: 162 at 03-04-2011 08:58 pm UTC